• 超•實境-虛擬時空奇幻歷險展
  • 愛的萬物論-探索物聯網

轉角遇見犀利母子: 《杜瓦特家族》的家變與國家隱喻

內容:11月17日本館舉辦「冬天來了,春天不遠—閱讀西方」冬季閱讀系列的第二場演講,邀請國內西班牙近代文學專家,臺灣大學外文系張淑英教授談西班牙當代小說大家塞拉(Camilo Jose Cela)的成名作《杜瓦特家族》(La familia de Pascual Duarte)。近代西班牙是個多事之秋,社會變動劇烈,經濟蕭條,政治上各種意識形態分陳,各擁大批信眾,左翼右翼,合縱連橫,相互傾軋,往往以暴力殺戮為手段,進行激烈的鬥爭,甚至在各有國際勢力的支持之下,全面暴發內戰,人民苦不堪言,性命堪慮,人人自危,生活渺無希望。《杜瓦特家族》就是塞拉藉由一個普通鄉村家庭內以及所接觸的幾個有限的角色,來表現在這樣一個社會氛圍下,人性相應的一些無助而強烈的表現,正如社會的反常,人的心理與外在行為也嚴重違背常理。 小說中的主人公帕斯掛(Pasqua)本性善良,但難敵外在諸多影響,區區血肉之驅,也只有任憑扭曲變形。他自幼父母不合,惡言相向,大打出手,豪無天倫之樂,父親遭到狗噬,得狂犬病,母親即與他人有染,生一低能幼子,後11歲早死,母親卻沒有絲毫的哀傷,妹妹從小偷竊成性,到處賣淫,妻第一胎流產,第二胎夭折,第三胎懷的是別人的孩子,而且兒子的父親就是妹妹的姘頭。帕斯掛從來對母親沒有好感,母親對他也從來是冷言冷語,不假辭色,毫無感情,這些簡單而惡劣的人際關係,逼迫主人公以最極端的手段進行人性的舒發。他無緣由的槍殺母狗,輕描淡寫的槍殺過一名地方士紳,以二十幾刀吃力的屠殺使其妻子流產的馬匹,對一個說話不中聽的村民鄰居捅了三刀,解決掉妹妹的姘頭、 讓他妻子懷孕的男人,最後鼓起勇氣,在與母親做激烈打鬥後,一刀子戳進脖子而結束了母親的性命。 母親是一種國家寓言,母親是西班牙的象徵,可是這個西班牙是如何對待庇護她的子民,“西班牙是她親生孩子的後母”,如此一來,帕斯掛的弒母,似乎也非全然的不公不義了,或也是一種無路可走的劇烈反映。 內戰之後,西班牙統一,進入弗朗哥時代,嚴肅的政治氛圍長達數十年,直到後弗朗哥時代,政治生活才得以開展。 二十世紀上半葉的那種懼怕、不安、憂慮、無助所轉化的暴力的外在表現都已成為往事了。 然而歷史會不會重演,也都在未定之天。 《杜瓦特家族》是西班牙文學史上僅次於《唐吉軻德》被譯成外國文字最多的作品。塞拉曾於1994年受邀訪問臺灣,並於本館國際會議廳以〈談寫作〉為題發表一場專題演講。
類別:演講實況
對象:一般民眾 / 中小學學生 / 老師
領域:人文藝術類
館所:國家圖書館
完成日期:2012/12/10
圖片:資源圖片20ff6c16-ee0b-4170-a1b2-7210e3beb7ce.jpg
相關網站:相關內容連結
點閱次數1464